當前位置: 首頁
> 法院新聞 > 圖片新聞

紹興中院新聞發布會:“話術”與“套路” 電信網絡詐騙的那些“坑”
發布日期: 2020- 03- 03 10: 22 訪問次數:

紹興中院新聞發布會現場。單巡天 攝

    從“楚楚可憐”的“女網友”,到價格實惠的“刷單手”,近年來,電信網絡詐騙不斷變換“羊皮”。不法分子如何利用被害者需求心理,構建“步步為營”的陷阱?又是如何通過各環節緊密配合,讓詐騙看起來“天衣無縫”?

    日前,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審判狀況新聞發布會,通報2019年以來全市法院審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的基本情況,并發布典型案例。

    內部“話術”是新員工必修課

    2017年9月,微信名為“滴滴答答”的“女網友”加了陌生人小帥的微信,以“男朋友和她分手,需要訴苦”為由開始攀談。

    逐漸地,兩人無話不說,小帥有了“和她發展一下男女朋友”的念頭。

    此后半年,“滴滴答答”先后以“買生日禮物”“外公做手術”“外公茶葉賣不掉”等理由,在微信上向小帥索要錢款5000余元,卻一直不肯“奔現”。

    再后來,“滴滴答答”說要考研,沒時間聊天,不再理睬小帥。小帥偶然間發現對方一直在打游戲,這才感覺蹊蹺,隨即報案。

    事實上,小帥面對的,是一個以周某為首,多達140余人的龐大犯罪集團——吉喜喜公司。從微信號的注冊包裝,到吸引誘騙對方轉賬,再到贓款的匯總結算,都有專人專職負責。

    其實,相當一部分“楚楚可憐”的“女網友”是男性,他們在微信上冒充漂亮的單身女性,虛構受到上司欺負、親人生病等事實,博取同情和好感,騙取被害人發微信紅包、轉賬后,又以推銷茶葉、紅酒等進行偽裝,不斷實施詐騙。

    在被告人周某“領導”下,該詐騙公司規模不小,有100余名員工,下設五個部門,分別為財務部、采購部、數據部、人事部、市場部。財務部負責詐騙資金的匯總登記、工資發放、日常結算及銀行取款;采購部負責茶葉等物品的采購,并管理作案微信的提現;還有專人負責市場部的考勤、業績、發貨(匯總)、清點庫存、系統監控等工作。

    具體從事詐騙是市場部一至八部,八部各設經理一名,以統一的手段對各被害人實施詐騙。從事行騙“工作”的門檻很低,公司內部有一套自己的“話術”,對員工進行專門培訓,教他們如何獲得被害人信任。

    每個新業務員進公司后,其配備的電腦上都會有兩個詐騙劇本:茶葉、紅酒話術。

    根據茶葉話術流程,業務員跟客戶聊天:先是排疑階段,主要是就工作情況和客戶聊天,一般要持續三五天;接著是業務員會在朋友圈里發一些在敬老院活動的照片,一般持續兩三天;然后業務員和客戶會聊到自己失戀了,虛構自己將去武夷山看爺爺,爺爺是種茶葉的,讓客戶買茶葉,再持續三五天;等“賣完茶葉回來”后,業務員就會虛構自己“過生日”“家人生病”等,讓客戶發紅包。

    紅酒話術,套路和賣茶葉差不多。業務員和客戶聊到“失戀”、換工作等事項,并拍離職單給客戶看,之后說自己找到賣紅酒的新工作,需要沖業績,讓客戶買酒。

    而業務員聊天記錄,都在數據部電腦上實時監控。

    從2017年5月至2018年初,該團伙共騙取全國各地200余名被害人920余萬元。2019年3月,紹興市上虞區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周某等134名被告人三至十二年不等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該案也是紹興法院歷史上審理的被告人數最多的案件。

    “套路”多樣,每種都“緊扣需求”

    隨著犯罪手段不斷升級,“集團作戰”逐漸成為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的常態。在紹興法院2019年已審結的125起案件中,共同犯罪案件70件,占案件總量的56%,其中5名被告人以上的共同犯罪案件達25件,10名被告人以上的17件。

    經統計,在已審結案件中,通過虛假刷單、銷售商品、出租房屋、兼職招聘等發布虛假廣告和信息的詐騙手段最為常見,占總數的45.9%。此外,還有通過網絡賭博平臺騙取投注金,網絡套取個人信息出售獲利,冒充銀行、醫療等機構從業人員及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騙取錢財等多種犯罪類型,幾乎每一種都緊扣現代人的現實需求,稍有不慎就會“中招”。

    不法分子為了逃避打擊、降低作案風險,開始出現詐騙金額小額化、作案目標碎片化趨勢,因此網絡兼職詐騙成為網絡詐騙的“主力”。新昌縣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以網絡兼職為誘餌的詐騙案,涉案人數多達上百人,涉案金額高達上千萬元。

    2015年年底,小劉(化名)在豬八戒網上找兼職,看到了一條寫著“招聘打字員,工資日結150元”的信息,便加了預留的QQ號碼。加為好友后,對方表示確有兼職工作推薦,并推送了一個“客服人員”的YY賬號。

    隨后“客服人員”要求小劉將YY賬號更名為“由某某某介紹”,并將其拉進一個YY頻道。YY頻道內全程禁言,只能聽不能發言,有“講解老師”介紹不同等級的兼職——99元能做淘寶刷單,199元能做打字員,299元、399元有更多類型的兼職選擇,每種類型都有詳細講解。

    之后,“講解老師”加了小劉YY賬號,告訴他:“為防止有些人不好好做,每個人要交相應等級的保證金。這個保證金后期可以退還?!?/p>

    小劉著急賺錢,就選擇了打字員的工作,并將199元保證金轉給所謂“財務”的支付寶賬號。

    之后就有“考核老師”給小劉派發簡單任務,不想做就交錢更新等級換任務,并再次承諾所有費用后期全額退還。

    就這樣,小劉又陸續以試用金、馬甲費、培訓費等名義轉錢給“財務”,一環扣著一環,等小劉反應過來想要退錢的時候,發現QQ賬號和YY賬號都已被刪除、拉黑,這才知竟是一場騙局。

    經審查,2015年4月至2016年8月期間,被告人武某通過YY語音聊天軟件組織建立一個群名為“聯贏”的YY群團隊,招聘尼某、曹某、財某等分別擔任財務人員、外宣人員和客服人員,以提供虛假網絡兼職工作為誘餌,騙取他人財物,約定外宣人員獲得騙取金額的75%作為提成,客服人員獲得騙取金額的18%作為提成,剩余資金由武某、尼某等人瓜分。外宣人員以提供網絡兼職工作為誘餌,在58同城、趕集網等網站發布虛假網絡兼職招聘信息,以此吸引被害人應聘。在被害人與其聯系后,外宣人員讓被害人加入“聯贏”群,由群內客服人員以各種名義誘騙被害人交納入職費、試用金、保證金、馬甲費、工號費等費用。之后,客服人員再以可以退還繳納的費用為由,將被害人介紹給團隊培訓人員,由培訓人員繼續以繳納培訓費、資料費等名義騙取被害人錢款。在被害人發現上當要求退款時,相關人員遂將被害人聯系方式拉黑、屏蔽或刪除。

    被告人武某通過上述手段共參與騙取被害人1113萬余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類案件的犯罪團伙中有很多是和小劉一樣的被害人,發現被騙后,他們沒有報警,而是選擇加入團伙實施詐騙;更有不少是在家帶孩子的年輕媽媽和在校大學生,分別扮演著不同“角色”,上演“招聘”戲碼。

    新昌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被告人武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遂以犯詐騙罪判處被告人武某有期徒刑十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15萬元;責令被告人武某在犯罪所得1113萬元范圍內退賠相應被害人。



作者: 記者 孟煥良 通訊員 單巡天

信息來源: 人民法院報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手机版 什么是网赚项目 新三板股票行情 哪个麻将游戏玩的人多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捕鱼达人2014旧版本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20选5中奖 涨停股票的操作 赚钱网络平台 玩股票是怎么玩的